菠菜业理论 - 中国90后小伙在菲律宾海关被敲诈,最终靠装心脏病成功逃脱

时间:2020-01-09 08:26:24 | 作者:匿名

当前位置:宝岛app >> 宝岛app >>菠菜业理论 - 中国90后小伙在菲律宾海关被敲诈,最终靠装心脏病成功逃脱

菠菜业理论 - 中国90后小伙在菲律宾海关被敲诈,最终靠装心脏病成功逃脱

菠菜业理论,图 / 视觉中国

这时候,我对这个国家升腾起了一种可笑又悲哀的感受。可笑的是,他们对法律的漠视、官僚主义的僵化很像是我们未曾经历过的上世纪的那个年代;悲哀的是,两国关系让他们并不喜欢中国人,但还要打开大门迎接一波波的中国游客,再以某种方式让我们见识到菲律宾的“厉害”。

文 |吴掌柜

编辑 | 冯翔

作为一个走过三十多个国家的旅行爱好者,我一直以为,“遭遇奇葩海关”的故事只是出没于知乎和微博的都市传说。毕竟,我遇到过的最刁难人的海关,也不过是问两句“你此行的目的是什么”。但没想到,这个只闻其名的都市传说,居然真有一天降临到了我的头上。

在上周,我跟随公司一起去菲律宾的长滩岛团建。我们背着氧气罐下海,乘着拖曳伞上天,开着沙滩车环岛,甚至还体验了一把高台跳水——迷人的风景和多姿多彩的娱乐项目是麻痹游客们的一剂良药,即便是遇到小小的困扰和摩擦——比如说,在海鲜市场砍价时被摊主吼“滚回中国吧”——也可以宽慰自己:在这个漂亮的岛屿,生气或许是最不值得的事了。

长滩岛

抱着这样的心态,我度过了梦幻般的四天,也没把第一天出海时的一件小事放在心上:由于没带防水包,我的菲律宾签证纸被海水打湿了(菲律宾不认可中国护照上的南海图案,故将签证贴于单独的一张a4纸上)。

回到酒店后,我将签证纸放到空调边晾干,虽然变得皱巴巴的,但信息一切完好,签证区域更是毫无损坏,很快,我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。

该出海关了。我照例掏出护照,照例向海关官员露出一个标准的假笑。“visa”,这个嚼着口香糖(或是别的什么食物)的男官员说道。哦,签证是另外的,我赶紧把包里签证纸翻出来。

接下来的时间流淌忽然变得缓慢起来——我看到这位官员的脸色一点一滴地凝固起来,他端详着我那张不那么拿得出手的签证纸,和旁边那位官员耳语了几句,两人居然都爆发出了一阵大笑。

这阵笑声让刚刚还昏昏欲睡的我一下子打了个激灵。

“你的签证纸发生了什么问题?”

“抱歉先生,我不小心沾到水了。”

“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好事吗?你损坏了签证,你将不能因此出境。”他冷笑一声。

“我很抱歉先生,但签证和信息都是完好的,我想并没有什么问题。”

“看看,申根、英国、日本、泰国……为什么你不对这些国家下手?你为什么不尊重我们国家?你对我们菲律宾有什么偏见吗?”他翻出我护照上的其他签证。

“……我想这和国家没什么关系,你们的签证都是完好的。”把一个意外和“尊重”“偏见”联系在一起,我觉得可笑极了。

“假设说我下次去中国,我是不是也要把你们国家的签证弄成这样呢?”他用力拍打着我的签证纸,我倒吸一口气,担心本来还算坚强的签证纸就这样被他打坏了。

以上对话来回折腾三四次后,我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这时候,他掏出了一个准备已久的平板,上面用中文写着:“你需要支付300人民币的罚款”。

同时,他告诉了我另一种选择:“你在这里等着,误过你的飞机,等待emergency(我没明白emergency在这里的意思)来处理,至少要等到明天。”

很明显了,我恍然大悟,就是想讹钱嘛。

出于对公权力和司法公正的敏感,以及300元人民币实在太多了的缘故(我还是个穷学生),这笔钱我当然要和他们死磕到底。

“那么,请把你们的法律出示给我看。”

请诸位读者记住这句话,在之后和海关斡旋的两小时里,这句话被我提及了十次以上,但无一例外地,他们都回避了这个问题——“不,我们先不谈这个,看看你的签证纸吧……”

在我哭笑不得的时候,公司的一位女同事加入了战斗。她的情况如下:在同样因为“签证损坏”被海关索赔300元后,她晕晕乎乎地交了钱,进了关以后越想越不对,拿手机一查,原来有一大批中国游客都被坑过,而这是不合法的!她裹挟着一团正义之火,冲到海关处,和几位英文并不利索的官员大吵了起来。

有相同经历的网友 图 / 穷游问答

这时候,一位颇有喜剧演员天赋的“老大”冒了出来。

实不相瞒,写至此,回想起他的样子,我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。他身材臃肿,腆着肚子,但也许是自我认知有些偏差,神态和举止意外地造成了反差效果:他用各种姿势叉着腰,时不时出个兰花指,还刻意掐紧了嗓音,努力装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。我和女同事被他要求坐在椅子上,聆听他的谆谆教诲。

一开始,我们也的确想严肃对待眼前的处境,可这位“老大”似乎没有搞清楚事情始末,总是找出各种奇怪的理由来谩骂我们:

“为什么这个无关人员会出现在这里?”(另一名官员让我叫有现金的同事带钱过来“赎”我),并没收了那位同事的护照;“为什么你们在用手机?没看到这里贴着禁止拍摄吗?”(另一名官员让我和导游联系),并检查了我们的手机;“为什么你们的举止这么粗鲁?”(这句话的背景是,“老大”由于过于激动把唾沫喷到了女同事的脸上,她愤而回击了几句)。

这位“老大”有着浓厚的菲律宾口音,但我们总算是听懂了他想表达的核心思想:我是这里的老大,我代表了法律,我代表了菲律宾政府,你们和我争论是无效以及冒犯的。我有权任意处置你们、有权把你们逮捕、有权禁止你们再踏进菲律宾(但我当时想的是:谁他妈还想来菲律宾啊)……

大致理解他的意思后,此情此景越发显得荒谬起来。我和同事不准备再理会他,表面上还是一脸苦大仇深,但用中文开始开起了玩笑:“这个人怎么长得这么像猪头”“要是等会误机了就和他们吵上三天三夜”,甚至聊起了家常:“诶你认识哪个单位的谁谁谁吗?”

在此之前,我和她并不认识,此刻却像是相识已久的老友。

在我们等得百无聊赖之际,转机突然出现了。

几位官员开始在我俩和“老大”之间扮演调停的角色。他们一边叫我们冷静下来,一边像奶妈一样围聚在“老大”面前,好言好语地哄他开心。

事后我百思不得其解,并想出了几个可能使他们态度软化的理由:

我在用手机搜索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的电话(但其实我的电话卡并不能打电话),他们看到了并担心自己的伎俩被拆穿;我们的一位男主编过来了解情况,该主编长得人高马大,他们害怕打起来自己寡不敌众;女同事假模假样地挤出了几滴眼泪,他们害怕她情绪失控闹出什么没法收拾的事儿来;又或者,仅仅是他们的“老大”生气太久了,而在他们的官僚体系中,职业的首要目标是让“老大”时刻保持愉悦的心情。

一名女官员也的确是这样告诉我们的。

“我们没有什么权力,权力在他那儿。”她用眼神瞟了瞟“老大”,压低了声音和我们说,“所以,只有他气消了,才有可能放你们走。”她提议我们可以写封道歉信,这是一个不错的方法,反正也不需要付出什么成本——但我们还是耍了个心眼,让她先写一封道歉信,我们再依葫芦画瓢,“我们为自己的粗鲁行为感到抱歉”——因此,写出来的玩意堪称“毫无灵魂”。

“老大”又过来了,装作漫不经心地扫了两眼我们的道歉信,几乎肉眼可见他的ego的膨胀。当然,受限于他的体型,当他饰演一位胜利者在我们面前来回踱步时,无法不让人忽视他腰间波澜起伏的赘肉,实在是像极了一根不停跃动着的肉肠。他似乎穷尽了自己的词汇,但又不甘心就这样把我们放过,于是不停地询问我们:“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我的问题是,你们怎么这么蠢又这么坏呢?”我在心里暗暗咒骂。

这时候,我对这个国家升腾起了一种可笑又悲哀的感受。可笑的是,他们对法律的漠视、官僚主义的僵化很像是我们未曾经历过的上世纪的那个年代;悲哀的是,两国关系让他们并不喜欢中国人,但还要打开大门迎接一波波的中国游客,再以某种方式让我们见识到菲律宾的“厉害”。

眼瞧着时间一点点流逝,离登机时间还剩十几分钟了,我决定让这场闹剧就此停止。

我开始捂住胸口,把脸攥成一团,再配上沉重的呼吸。“老大”果然慌了,赶紧问我怎么了。“我有遗传的心脏病,现在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。”另一名女同事适时地安抚我的后背,我假装痛苦地挤出几个字眼,“但药在我同事那里。”我指了指候机厅的方向。

就在这一刻,菲律宾海关展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效率。“老大”大手一挥,一个官员迅速地打开我的护照,重重地盖上出境章,合上还给我们。几位海关还在马后炮地叮嘱:“下次请不要这么做了。”

我没有回头,干脆地甩下一句:“没有下次了。”

捂住的胸口早就放开了,我和同事像两个真正的胜利者一样,昂首挺胸地走进了候机厅。

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

想看更多,请移步每日人物微信(id:meirirenwu)。

500万彩票网

热门资讯

东航前三季度营收934亿元,净利同比减少7.97%
前三季度,东航实现营业收入934亿元,同比增长6.28%;净利润43.67亿元,同比减少 2.74%;扣非净利润38.93 亿元,同比减少7.97%;利润总额为60.95亿元,同比减少3.39%。报告显示,2019年第三季度,东航实现营业收入346.16 亿元,同比增长3.47%;净利润24.24 亿元,同比增加 9.83%;利润总额33.85亿元,同比增长7.87%。2019年前三季度,东航完成

相关新闻